一丁

“醉心书画数十载,回首已是耄耋年”书画家杨树文
急追夕阳读百千

   春节期间,我过府造访杨老,适逢他书桌上摆着一幅刚刚书写好的一首诗,题名:《七十八岁抒怀》。诗曰:“鼠来鼠往六圈半,而今已是垂暮年。一生向学知甚少,急追夕阳读百千”。读后很受感动。杨老生于丙子年(1936年),经戊子、庚子、甲子、丙子、戍子到癸巳正是地支循环的一圈半,故云“六圈半”,亦即78岁,已近耄耋,说垂老亦不为过。他“一生向学”的精神,使我辈大为钦佩。单从美术学科来说,他曾教授过写生、色彩、平面设计、书法、雕塑等课程。
      杨老对民族民间美术亦曾做出过很大贡献。他在援藏期间,对西藏的民族民间美术作了较系统全面的研究,开了新藏学研究的先河。出版有《西藏壁画佛本生故事选》、《西藏佛教唐卡艺术——八思巴画传》、《藏族器物艺术》、《西藏仲丝(地毯)》等多部专著,得到了十世班禅和时任中国佛协主席的赵朴初先生及阿沛阿旺晋美副委员长等人的赞扬和肯定。并分别为书题名或题签。西藏政协秘书长、藏学家恰白•次旦平措亲自为《藏族器物艺术》写序推荐。
      杨树文教授同时对文学、史地、哲学等方面的造诣也令学界专家称道。他有许多这方面的朋友,经常和他们一起探讨学术问题。他把自己对周围事物的看法和感受经常用诗歌的形式写出来,称之为“画外放歌”。其中有题画诗,如《题石榴》、《题荷塘凫鸭》、《题骆驼》、《题牡丹公鸡》等;答问诗,如《答友人问画风》、《答学生问旧体诗》等;怀旧诗,如《忆母校》、《忆友人》等;旅游诗,如《重游泰山》、《丁亥春携妻登黄山》、《婺源三月》等;题画廊藏头诗,如《题茹古斋》、《题德艺楼》画廊、《题东方墨道》文化公司等;随感诗,如《观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端午观赛龙舟》、《“蛟龙”探海》等;颂歌,如《黄河第一坝——刘家峡》、《三门峡水利枢纽工程》等。
杨树文教授诗作赏析:
      题石榴:石榴本在西域栽,张骞携引东土来。珠粒酸甜人称道,中秋盘装上供台。
      题荷塘凫鸭:翠帐簪花云中锦,鱼潜鸭凫锦翻新。钓者慎勿抛钓饵,此处疑与瑶池通。
      题骆驼:温文尔雅是古风,茫茫瀚海任我行。虽说无人夸貌好,可汗当年有诰封。
      题牡丹公鸡:朱冠锦羽競华贵,昂昂雄姿气态伟。古人多赞司晨鸡,而今致富有大为。
      答友人问画:我画我画是我画,不祈他人题与跋。展卷欲求形似神,无暇沽名弄虚哗。艺海茫茫千秋业,鲜有风骚顾一家。闲云野鹤南北走,多情最是林间花。
      婺源三月:菜花一抹黄,松杉满丘岗。桃杏相映趣,鸭戏在清塘。水牛牧嫩草,杜鹃纷纷绛。青瓦白墙竹中藏,婺源三月好风光。
      忆友人:图文江山锦绣川,金陵寄梦忆沈园。嗟呼一曲钗头凤,断云幽思意绵绵。
      忆母校:少陵学艺未弱冠,樊川枉论是青年。春秋往复人不老,多情梦里走长安。
      答学生问旧体诗:(一)旧体诗词虽堪秒,平仄声韵如绊索。要想精准非易事,还是先求立意好。(二)少用生词慎用典,情感真处是峰巅。明明白白谱章句,不怕人说学文浅。
      题茹古斋:茹藘色鲜不争艳,古来君子臆坦然。斋前迎送八方客,画廊善结文墨缘。
      黄河刘家峡:古镇永靖刘家峡,昔通藏区易马茶。黄河南来东流去,一湾绿茵好庄稼。刘家峡口大坝,坝高千仞接云霞。我欲乘舟访炳灵,导游引我山上爬。码头设在山顶上,船往天上云里扎。似梦似幻却是真,我与神仙比潇洒。
      题“东方墨道文化公司”:东西南北中,方圆皆有情。墨客如椽笔,道扣书画们。
      端午观龙舟:壬辰端午好心情,海河岸畔看竞州。一浆划出十丈远,恰似“月宫”追“神九”。
      蛟龙探海:“蛟龙”探海七千米,龙宫难隐珍与奇。西方炫耀高科技,可曾知晓龙家底。
      重游泰山:十六年泰山重游,浓雾锁天门,百景无踪。摸阶登绝顶,秋风和雨袭人,寒不禁。殿宇正中,有玉皇威坐。巨灵张目,更添一番凄清。罢罢罢,寻缆车下山,身浮云中。
      杨树文教授虽以花鸟画为主,但山水画却别具风格,中西技法互用,面貌新颖。他创作的《莱州览胜》长卷和《古柏行》系列,颇受行家赞许。
      在许多人看来,杨老是一位非常博学广识的人,而他却觉得自己“一生向学知甚少”,还要“急追夕阳读百千”,虽已到晚年,仍需抓紧时间像少儿读《百家姓》和《千字文》一样,一切都得从头学起。难怪他能有如此丰厚的成就,他是我辈永远学习的榜样。祝愿杨老健康长寿。


一丁

新华社著名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