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蒲生评论2

平淡中见精神

——杨树文的花鸟世界

      我和杨树文教授是同乡、同学、同事。从西安美院附中到西安美院毕业,同窗七八年,后来到天津美院一起工作又是几十年,我对他是很了解的。他学习刻苦,为人耿直,办事认真,无论学习、做事、交友,他都肯于付出。他干一行爱一行,曾干过工艺美术设计,当过美术研究所所长,教过多种设计和写生课,很受学生欢迎。他出版过多种美术方面的专著,也发表过许多色彩画和中国书法、绘画作品,在多种美术行业里取得过令人称羡的成绩,但他从来不热衷于宣传自己。
      中国花鸟画作为一门传统的绘画形式,要想有大的突破,可能性极小,因此杨树文先生很少在这方面耗费精力。他的画没有奇险的构图,也没有耀眼的色彩和飞扬的线条。咋看起来平平淡淡规规矩矩,但是如果稍加品味,就会觉得有一种无法约束的扩张力跃然纸上。这正是平淡中泛起的浪花,也是画家性情豁达的显现。
      杨树文先生画动物,笔简而形不曲,虽是写意,但仍保持形象逼肖。他笔下的猫或蹲或伏,或立或行,或凝望,或观望,个个形象逼真可爱,如同再造,大有呼之欲出的感觉,使人观之不厌。《淘气的小猫》可称得上是一副匠心独运的佳作。许多人表现猫的淘气都首先考虑大动作,诸如玩线团、捞金鱼或给人添乱的一些动作情节。而他却采用了静态的表现形式,他把两三只稚态可掬、东张西望和迷茫不知所向的小猫,一字排开的安置在一个空旷的沙滩上,它们眼前是一片一望无际的苇淀。天边半轮下沉的红日。窄狭的天空位置是一排小诗横题,把天与苇淀混为一体,更增加了苇淀的辽阔和空旷感,使人不能不为这几只身临困境的小猫担心。读过款中小诗,你会更觉得此画的亲切好玩。诗云:“小猫真淘气,贪玩忘归期,红日坠西山,家门不知处。”有个朋友对我讲:“我家自从挂出了杨教授的《淘气的小猫》,孩子就很少向外乱跑了。”
      杨树文先生最喜欢画的题材还有鹰、鸡、孔雀、荷花、向日葵等。他一般不刻意去追求构图的奇特和手法的新颖。往往只注重表现物象的某个方面。比如他画鹰强调雄健,画鸡强调潇洒,画孔雀强调富丽,画荷花、向日葵强调生机勃勃。行家评论他的画是“长者风范”、“谦恭大气”。著名书画家孙其峰先生称他“有军人气魄”,二十多年前曾经常为其画题跋以作鼓励和赞扬。著名美术史论家、书画家闫丽川先生在《读杨树文水彩画一得之见》一文中曾说:“国画的神思、意境和笔墨是否可以用于水彩?我想杨树文同志的大部分作品可以作如是观……他的许多画面给我的直观感觉是和地地道道的西洋画拉开了距离的。按其审美趣味来说,似乎也更接近于国画传统”。反过来看,他在国画中也同样使用了不少西画技巧,如《淘气的小猫》,其构图和苇淀的表现方法,基本上是借用了西画法。《柳岸闻莺》也是如此:该画画面是有两只黄莺和一角柳荫构成,从右上方垂下、占据画面四分之三位置的茂密柳枝,几乎完全是用水彩的方法画出的。这样做,一方面可以使黄莺更加突出,另外也能体现岸柳成荫的意境。像这种中西技法互用并能取得良好效果的做法,在他的画随处都可以看见。我想,没有坚实中西画功夫基础的人是很难做到这一点的。
      杨树文先生虽然已是六十过半的人了,但他仍笔耕不辍,每天都在下功夫习字、练画、读书。他说:“我总觉得心中有一种什么想法始终画不出来,我正在努力寻找它。”相信他今后一定会有更好更多的佳作贡献给社会。

张蒲生

2013年6月27日
                                                               张蒲生:天津美术学院教授、天津美术学院原副院长、画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