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国源

无暇沽钓画外放歌

——杨树文教授书画作品概谈

        世人多誉天津美术学院是人文荟萃之地,是藏龙卧虎之所,有享誉天下、名震八方的名家大腕,亦不乏默然无声、不饰门额的高人隐士。既不屑于沽取虚名,也不屑于声扬实力,却拥有着搅月摘星的本事,务实务而潜心向道。杨树文教授便是天津美院这一类先生中的一员。
       早在1959年,历八年之久度过了西安美院附中和本科,以优异之成绩毕业,后入天津美院执掌教鞭。干一行爱一行,几十年如一日的勤恳、敬业,教授过写生、设计基础与工艺美术设计等课目,也为社会做过很多出色的工艺设计和美术设计,还曾担任过天津美院美术研究所所长,当过《天津美术学院学报》的主编,在早年的援藏之际,又全面系统地研究并梳理了西藏的民间美术,出版了《西藏壁画佛本生故事选》、《西藏佛教唐卡艺术——八思巴画传》、《藏族器物艺术》、《西藏仲丝(地毯)》等多部专著。为藏学研究,藏族民间美术的弘扬与传播作出了重大贡献。并因此独得了原中国佛教协会会长、中国佛学院院长、中国宗教和平委员会主席赵朴初,原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原中国佛教协会名誉会长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原全国人大副委员长阿沛·阿旺晋美等民族人士的推重与赞扬和题笺、题诗,西藏政协秘书长、藏学家恰白·次旦平措,亲为杨树文教授的著作撰写序言。由此可见杨树文先生学识广博,造诣深透,文史哲相容。总之,由于学养的丰厚,铸就了其文化品位,成就了其硕果累累。
        杨树文先生的修养还在诗书画等诸多方面绽放了异彩。尝听先生论诗之写作,其观点是:只重诗情,只重胸次,而不计平仄,更略用韵。其所得诸诗,皆“平仄声韵无从究,心潮涌动口便张”,来的舒畅,吟的痛快,情真意厚、朴素真淳,无拘无束,信口占来,却哲理深透,用言精准。一如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所言:“喜怒哀乐,亦人心中之一境界耳。”诗中所透出先生之情怀,第一便是真。
        杨先生之书作又一如其诗作,遍观其无论水彩、国画、山水花鸟,从不单求语言的谨致精美,却不放松形的准确与意的指向;不求构图的完美,欲不舍结构的内涵与意趣,由形表而直戳内质,映物见底。“小猫真淘气,贪玩忘归期。红日坠西山,家门不知处”,是其自题自画的一件小品,从诗到画无一处、无一字不透显出先生的童心稚趣,一种纯、淳的心态,有如其生命气象跃然纸上。
       杨树文先生画山水多以黄河为本,当是有双重的乡忆,一是先生生于黄河岸边,二是黄河乃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先生取象之宏阔、之厚朴,注入了浓浓的乡情。他还常常携柏树以入画,得其苍茫雄秀,对应其黄河古韵,相得辉映。
       先生亦善书法,其用笔朴拙浑厚,大方不雕,结构端严稳健,雄奇放达,其通篇气息,直直逼人双眸、摄入魂魄。神采具厚、具朴。由此又见先生之淳了。
       目睹先生之诸般,不难读出先生之情状。学问不分中西而择其用,方法不舍中西而择其良,诗句不论平仄韵脚而追其境。如此之于诸端,孜孜以求,不怠不懈,哪还有暇沽钓呢?然其心境之豁然、性情之洞达,直超物外,画外放歌。
       先生今年已近八秩高龄,却依然精力弥漫,堪称矍铄,相谈隽朗,妙语连珠,行路如风,脚步劲健,其精神指向更是清新,不让少年。我们期待先生耄耋之初,还有更多成果以饧世,以济民。
       祝杨老树文先生永远健康,快乐长年。

邓国源

2015年8月10日
                                                            邓国源:天津美术学院教授、天津美术学院院长、画家